标题: 第9所山区小学:石格拉小学修建完工总结
信天谨游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6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100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7-4-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7 11:1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9所山区小学:石格拉小学修建完工总结

第9所山区小学:石格拉小学修建完工总结

一、 学校名称:云南省丽江地区宁蒗县西布河乡石格拉村小学
  
二、 捐款人: 卡卡花儿
  
三、学校位置:位于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的西南方,距离宁蒗县城52公里,距离乡政府21公里,该村小与完小相距9公里,座落在山坡上,海拔2650米,去下坡,回上坡,现仅有一二年级,将来开办三年级,办学条件改善后,将会有更多的学生来上课。

四、 居民及生源:在该村小上课的学生的24人,全部为彝族,有42户人家218人。村民居住在山坡上,海拔2650米,只生产洋芋、荞子、燕麦、玉米、大豆、,有少量牛、羊,生活十分艰苦、贫困,基本上无经济来源。村民们非常渴望自己的孩子读好书用知识的力量改变山村的面貌。

五、 建校面积:168平方米

六、 学校结构:新建成的学校由三间砖混教室,两间砖混厕所,砖混围墙,大门及翻新后的土木结构教师办公室两间,厨房一间组成,(石头地基、上下钢筋圈梁、砖墙、木椽瓦片房顶、宝丽板装饰天花板、铁门、铁窗、水泥地坪)。
  
七、工期: 2004年2月15日开工,2004年3月31日峻工。
  
八、 当地委托人(代甲方):浦礼顺
  
九、 施工单位:当地施工队
  
十、修建方式:此学校不发包材料,属于我们自己选订材料,运输至工地。施工队只收取人工费,当地村民出大批义务工,村里出木头、石头等当地能提供的材料。

十一、施工说明
  1、 前期做好石头地基。
  2、 严格依据施工标准施工,下圈梁做完后保养7天,上圈梁做完后保养7天,达到了规范要求的混凝土凝固日期,确保工程质量。
  
十二、工程结算价:41928.20元,单位造价为249.57元
  
十三、筹集款项: 41928.20元+ 5000元医疗费(突发事件:修建学校中,义务工村民刘日哈在山上被树砸断了腿,由阿敏小姐捐助医疗费5000元并捐助了工程结算款之尾款1928.20元)
  
十四、 捐助方式: 网友卡卡花儿捐助,网友C小姐受托与信天谨游具体洽谈捐助及修建事宜。
  
十五、捐款明细表:非零碎捐助,无明细(汇款明细单见下第十七条)。
  
十六、 资金使用:
  1. 捐助人分批汇款给信天谨游。
  2.信天谨游根据工程进度再分批汇至宁蒗县委托人浦礼顺。
  3.委托人(代甲方)与村委会、中心完小签定《工程决算书》,乡政府作为见证方(第三方)在决算书上签章,工程结束时做。此学校属于自己盖,不发包,施工队只收取手工费,材料都是我们自己买,村民出些义务工,由信天谨游负责写建校结算总结。
  4.决算书明确建校工程总价款、工期、材料、校舍面积等。
  5.委托人将建校购买建筑材料清单一一列帐,出具发票或收条,每笔费用支出都有帐可核对。
  6. 信天谨游或其他义工到宁蒗,实地考察学校。
  7. 竣工验收后,信天谨游负责将建校所有款项明细公布给捐助人。
  
十七、汇款明细: 41928.20元工程结算款+ 5000元医疗费
捐助方汇给信天谨游明细:
1、 第1笔20000.00元(日期:2004年2月9日)
2、 第2笔20000.00元(日期:2004年3月4日)
3、 第3笔6928.20元(日期:2004年3月30日,其中5000.00元为医疗费)
信天谨游汇给云南宁蒗委托人浦礼顺明细:
1、 第1笔15000.00元(日期:2004年2月9日)
2、 第2笔25000.00元(日期:2004年3月10日)
3、 第1笔6928.20元(日期:2004年4月5日,其中5000.00元为医疗费)
  
十八、 验收:由委托人及相关部门验收。
  
十九、结算明细表
序号 列项名称 费用 价格:元
1) 水泥(425#) 12吨*320.00元/吨 3840.00
2) 钢筋(Φ0.6,Φ14,Φ18) 1.5吨*3800元/吨 5700.00
3) 砖头 28000块*0.20元/块 5600.00
4) 生石灰 4吨*300元/吨 1200.00
5) 筒瓦 2000片*0.30元/片 600.00
6) 片瓦 4000片*0.20元/片 800.00
7) 石灰膏 10袋*7.00元/袋 70.00
沙子 70立方米*50.00元/立方 3500.00
9) 铁门(2.7米*0.9米*3道) 3道*291.6元/道 874.8
10) 铁大门(2.4米*2.8米*1道) 1道*806.40元/道 806.40
11) 铁窗(1.8米*1.5米*3道) 3道*243.00元/道 729.00
12) 宝丽板(1.8米*1.0米) 65张*17.00元/张 1105.00
13) 压条 110条*2.50元/条 275.00
14) 圆钉 3件*80.00元/件 240.00
15) 铁丝 8千克*4.00元/千克 32.00
16) 扎丝 6千克*4.50元/千克 27.00
17) 木架爪子 25千克*4.00元/千克 100.00
1 螺杆 22根*7.00元/根 154.00
19) 天蓝油漆 1桶*24.00元/桶 24.00
20) 黑板漆 1桶*27.00元/桶 27.00
21) 铁红油漆 1桶*164.00元/桶 164.00
22) 国旗杆 1根*180.00元/根 180.00
23) 国旗 1面*60.00元/面 60.00
24) 水泥运费 12吨*60元/吨 720.00
25) 砖块运费 28000块*0.10元/块 2800.00
26) 钢筋,石灰,石灰膏、门窗等小杂运费 7吨*60.00元/吨 420.00
27) 教室修建施工費 108平方*80元/平方 8640.00
2 厕所、围墙、大门、厨房、寑室修建費 60平方*30元/平方 1800.00
29) 课桌12套*120.00元(含运费) 12套*120.00元/套 1440
30) 石头(由村民提供,不计费用) 120立方米*50.00元/立方 0.00
31) 木头(由村民提供,不计费用) 10立方米*500.00元/立方 0.00
32) 总造价(大写)肆万壹仟玖佰贰拾捌元贰角 / 41928.20
备注说明:
①结算由于钢材张价,而增加了铁门、铁窗的造价;
②该校增添了新课桌。
③修建施工费是指施工队建筑房子的施工费,不包括去山上河里掏石头沙子。义务工是指当地村民义务出工,去山上河里捞石头,沙子,去山上找木头,并把这些材料托运到学校。


二十、捐助中大家关心的问题

[问题一]:你们的人工费(施工费)是不是偏高了?
网友dreamer在第6所学校牦牛坪小学修建总结中提出人工费(即施工费)的问题。
Dreamer问: "工期:2003年7月底----2003年9月初(暑假过后开学使用)"
由此判断整个工期是45天左右,"人工费(即施工费)"是8160.00元,按15个工人计算的话,他们的收入就是544.00/人,如果这样的话,按当地的"收入标准"是不好似有点偏高?
说明:我对这次的活动非常支持!!我只是想知道的更详细点,请大家不要误会!!

信天谨游回答:
按照网友dreamer的估算,工人的收入就是544元/45天,每天平均12元,工人每顿饭平均1.7元/顿,一天下来是5元钱左右饭钱,去掉饭钱这样每人每天收入就是7元钱,出苦力在山区7元/天,不能算偏高。
当然dreamer朋友的估算也不太全面,遇到雨天工人就无法干活,工期可能会顺延些日子,工人也不是固定的,15人倒用不了,只是即使雨天不能干活,工人照样要吃饭,要花钱,工资也是要给的,哪怕少给也是要给的。
毕竟那里面也有木工,油工,瓦工的,人家是靠手艺吃饭的,好的木工和油工我们请的师傅是30-38元/天,当然他们也不会满满一个月做到头的,我们请的可不全是想象中的只会干粗活,搬运的简单劳力,盖房子也要讲究质量和做工,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抄家伙上的。

即使是那样,还有花费的:(5项合计大约3800元)
1. 师傅自己掏钱买工具,坏了自己修,就是我们自己盖租用别人的工具,1所学校修建下来,全部租金估计也得需要300元左右,包括锯、斧头、凿子、砍刀、瓦刀、墨斗、电动打沙机、梯子、帐篷、锅碗瓢盆、被子褥子、箩筐、绳子等等。
2. 跑路的交通费也要从工人的腰包里掏的,从县城到100公里外的学校,此牦牛坪小学更是在130公里外的地方,就先说坐车到100公里的山村,车费的25元/人,往返就要50元/人,按15个人次(就是有人跑次数多,比如工头)算,路费要750元。
3. 施工时要雇小货车拉施工工具,梯子,锯,帐篷,烧饭的锅,大米,油盐,土豆等等。小货车两次又是300元(150元/次来回)
4. 通讯费:工头与我们联络的电话通讯费也是自己出的。一所学校下来也不少电话费的,有时为一个施工问题电话里就要讨论半个小时,领队干活的师傅有部手机,双向收费即使接听电话也要花钱,一所学校下来电话费大约200元左右。
5. 还有伙食费,赶上雨天工期长,就吃饭要多,1.7元/顿,按正常45天工期,10人次计算,2295元。(前4所学校都由于下雨工期到了60天)

以上各项在那样的修建环境下是不太可能缺少呢的,钱都是施工工人出的,含在施工费里的,我们的捐款数额是全部用在修建费用的,不包括工人伙食和交通,通讯等开支的。同样,委托人去拍摄胶卷和路费也是自己出。
拿人工费(即施工费)8610元-3800元(大约数目,每所学校费用不同)=4810元
按10个人45天计算,每个工人工资10.7元/天。要是按60天算,每个工人工资8.02元/天。

第1所学校的施工队嫌费用低,不干了,无奈我们只好更换施工队伍,第8所次菠落小学不通路,材料要马帮托运,施工难度大,工人们也徒步7公里背运材料,施工队说:“以后再也不要修建在深山里了,太恼火了(恼火是当地土语,意思就是太难搞了)”,由于面临现实的交通问题,我们原计划修建的光溜溜村小学(另一个不通路的山村)被迫打算重新考虑换址。
注:4个山村6个民族的小孩全都在次波落读书,那里太需要学校了。


[问题二]:你们修建的小学将来被撤掉了怎么办?
有朋友提出:根据国家教育集中办校的原则,国家将计划撤掉一些很小规模的村小,合并到较大的完小,在广东,有人出资20万元修建了一所小学,刚修好没多久就被撤掉了,孩子们都到完小上课去了,结果那所小学空置了。请问,你们修建的村小是不是将来也被撤掉呢。

信天回答:
国家教育提倡集中办校,现在正在撤掉一些村小。但要根据实际情况而不是一刀切,比如在云南宁蒗的深山里,那里的村子都是分散在大山里,几个村就那么一个村小,周围两三个村的孩子都跑到这个村小读书,这样的村小一般只招收两个年级,今年一、三年级,明年不招生,这样一、三年级的学生自然过渡成二、四年级,后年再招生一年级,年复一年,周而复始,而四年级的孩子则从该村小毕业跑到较远的完小读五、六年级。
刚读书的孩子一般才7岁,山路遥远,如果撤掉村小,孩子是不可能跑几公里乃至十几公里的山路去完小读书的,要读书就要寄宿完小,费用孩子们也是负担不起的,无论从身体上还是从经济上来看,在那些山区撤掉村小也是不现实的。那里村民年生产值才200元/人,除去买化肥播种等成本所剩无几。很多村民和学生整年吃土豆,洋气点的能蘸点盐吃,还算有点味道,他们很少吃肉,哪有钱寄宿上完小?
另外:宁蒗也陆续撤消了几十所村小,2002年我们带着从县委、县教委提供的计划撤消的村小和计划完善的村小的名单去实地考察修建学校,在那些最需要的地方、政府计划完善的村小处修建学校。


[问题三]:sunbird网友提出: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就是这样的捐款和修建如何监督?

信天答复:分5个步骤
1) 第1步:由某团队,比如HI-PDA、深圳磨房或无忧团购之老干部活动中心等组织负责收款,选出指定的财务人员和主要倡议组织者,负责收集网友捐助的每笔款子,及时公布给大家,大家捐款最好带个零头,比如200.36元等,这样便于财务人员辨认捐助人,按捐助日期,编排序号、捐助人以及捐助金额等,捐款过程中及时更新明细单,如疏漏之处捐助人可以提出财务人员及时更正。
2) 第2步:某团队的捐款汇款给信天谨游或当地委托人浦礼顺(由于建校事务忙,暂不接收琐碎捐助款),如果是两个团队以上联合修建,各团队款项一般先汇给信天谨游,由信天谨游根据工程进度分批汇给云南当地委托人浦礼顺。
3) 第3步:浦礼顺及其委托人负责材料采购,包括选材、谈价、运输等。由于修建了多所学校,材料费都是透明的,有收据或发票。
4) 学校修建完毕后,信天谨游负责写修建总结,公布所有捐助人及捐助款明细单,公布修建结算明细单。另外还有其他资金使用方式(参见本文《修建总结》第十五条款:资金使用)。
5) 信天谨游及其他义工亲自到现场考察,拍摄照片,每所学校义工都会去考察,都有修建照片,每年大约有10人次去修建的学校考察,比如2003年6月5名义工去考察,9月1名,10月1名,11月1名,春节前将还有6人去考察。

以上几个问题是个普遍性的问题,在以后每所学校的修建总结里我们都会列出的,以便大家更全面地了解我们的修建工作,也欢迎朋友们提出疑问,我们在整理后将回复在每所学校的总结里,共勉之。


二十一:学校修建总结(文:信天谨游、紫衣、与天共渺)

1、信天谨游:石格拉村小学修建小絮

捐款人:卡卡花儿
捐款受托人:紫衣

大年初四晚,接到紫衣电话,她问我卡卡花儿捐款修建学校的事情进展如何了?
缘由是这样的,2003年末,紫衣在网上看到我在贫困山区修建小学的报告总结,提出她一位朋友卡卡花儿可以捐款修建一所这样的小学的设想。

后来搁置了一些日子,直到第8所学校修建完毕,紫衣小姐想起卡卡花儿修建学校的事,一问,还没开始呢,马上她就联系卡卡花儿,作为受托人和我具体谈下一步修建情况。

当时我手头有永公亩和瓦余小学两所学校的资料,而永公亩小学由杭州一朋友捐助了,我就把瓦余小学的预算书给她发了过去,紫衣和卡卡花儿交流后,决定马上汇款。

当时刚春节过后,春节期间我们还有广东、杭州、成都的几位朋友前往云南宁蒗考察学校,与天共渺(她曾代捐修建了第8所小学)也去了,考察了另一所更具有效益的小学石格拉小学,我们所谓的修建效益,是指这所学校的综合需要程度及修建后的意义(比如生源多、在几座山正中可以辐射好几个山村),后来决定改瓦余为石格拉为修建校。

(注:2个月后瓦余小学经过当地讨论, 把另一个偏远的村小合并到瓦余,这样瓦余小学生源更多了,还得修建。)
由于换校修建,重新解释和答疑紫衣提出的一些问题,最后捐助人卡卡花儿同意修建石格拉小学。
与天共渺女士春节去云南考察,回广州后, 紫衣约到与天,全面见面了解了石格拉小学的情况,心里也有底了。

计划2004年2月15日开工。当天晚上, 紫衣给我发个手机短信,说今天学校开工了,庆贺一下吧。
我当时没想到开工要庆贺,还以为她担心学校修建问题呢,就回复:“放心吧,50天竣工”。后来俺突然想起来是应该庆贺一下了,前几所也是无声无迹地开工,也没人理我,也没想到开工日期和我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儿,我又回个短信说,今天开工了,只有你问候一声,我刚回过神来,是要庆贺一下了,我去倒酒去。
紫衣回复:对于建了几所学校的你,已经开了9次工了,可是对于我们是第一次,当然很开心!同贺同贺,帮我喝了我那杯吧 。
“今天谢谢你提醒,我很高兴,正在喝酒。” “想着那学校觉得挺欣慰的,虽然没去过。”

学校在做地基,十多天后,发生了一起施工事故。
2004年2月25日晚上11点左右,浦礼顺从云南打来电话,说石格拉小学修建过程中,村民们山上运木头的时候,被木头砸断了一条腿,现在已到县城里住院了,需要动手术,住院要4000元押金,村里村民们出1000元了(后来得知是学校老师和施工队各自先垫出500元,计划以后村里还上),还差 3000元,希望我找找1000元,剩余的钱由村民们出,村里不想麻烦我们,他们认为是村里召集的义务工,出事故了就应该村里承担,村民们也说这事故与我们没关系。

我马上打通了捐助委托人紫衣的电话,她说出1000元没有问题,她先给卡卡花儿联系。
2月26日上午,我给老浦打电话问病人情况,老浦说刚去了民政局一趟,希望民政局给点钱,民政局说钱没有,但可以给300-500斤大米。

老浦这次谈了,4000元是住院押金,有了钱,医院才动手术,没钱手术就做不了,他现在正到县里找副县长,希望县里或教育局能出2000元。
我说迟迟不动手术,村民那条腿还能保住吗?要不就先用建校款里拿钱先看病,让村民们出钱,他们哪有钱?

紫衣问向我询问情况,她说:“不管村里的人是怎么认为的,但是我觉得子路非为我而亡,却因我而死(一句台词)。不论从哪方面出发,他的医疗费用,除去村里帮忙出了1000元外,其余的,还是由我们全额支付吧。毕竟他们一年的收入也不过才千把块,要不不光良心上过意不去,道义上也说不过去啊,村民们出义务工山里抬木头,不管怎样?是因为盖学校才出的事故,医疗费我们这里出,先看病。”

我再次给浦联系,他说刚找过了副县长,县里答应给出2000元,但要浦先写报告,申请,最后钱可能从教育局出,但要等一段时间(到目前还没拿到这笔钱,不过争取以后能拿到)。
本来村里要出这笔钱,25日晚上村里已经开了大会,要求村民每户出钱集资,我和紫衣商量过后,马上通知浦,让他转告村里,不要村民们集资了,他们穷死了,哪有钱,除了那1000元外,其他集到的都要全退还村民。

我再次让浦从建校款里先拿出钱,马上交付押金,赶快动手术。
下午浦打来电话,说押金交了,手术26日上午动。腿断要是手术动迟了,可能腿就保不住了,有可能终身残疾。

此时,才彻底了解到事情经过:
2004年2月24日下午,村民们在山上采木头,做台梁用(教室的梁),台梁共6根,每8户村民出1根,前5根都抬出来了,抬到最后1根的时候(园木直径60公分,长6米)木头太重,山坡陡峭,路滑,一彝族村民叫刘日哈,滑倒后,木头一下子砸在他腿上,轧断他的小腿,他37岁,是村里最穷的人,一个月前,我们城市里义工去他们村里考察,看到他家破烂不堪,几乎无米下炊下米,当时给了他200元钱,没想到最穷的人腿又被砸断,真算倒霉啊。

当天晚上进县医院,医院要押金4000元,当时没钱没交上,医院没做手术,暂时消炎处理,25日晚上村里开会,研究集资问题,都说先筹集钱,住院把手术做了,要是拖下去腿就会残疾的,医院是没钱暂时不做手术。

26日晚上7点左右,紫衣又给我打来电话,问钱交了吗?手术做了吗?我告诉她押金已交,手术明天才动,她立刻问我,既然手术押金都交了,为什么下午不动手术?我解释说,动手术和看病不一样,看病可以当时就看,动手术要有个计划,组织主刀医生还要有时间上的安排,医院说明天上午就动手术,现在在消炎。

紫衣害怕不及时动手术怕腿保不住了,村民为修建学校而断了腿,如果治不好,我们将愧疚一辈子的,电话里我听到紫衣难过的啜泣声“钱不是问题,腿最重要”。 一刹那,我心里酸楚莫名,村民为我们修建学校而断腿,村民认为是他们自己的事,想自己解决,也不给我们说,他们认为我们出钱他们很过意不去,很淳朴的想法呀,可是他们哪里有钱呢。在修建学校中,我们也没有钱给施工民工买保险,更不可能给每个村民买保险(那将是一笔很大的费用),建校到现在,很庆幸的的是从没事故发生过,到了第9所,出了事故,要是腿残疾了,怎么说我们良心也受谴责啊。

我安慰紫衣,告诉他浦礼顺已买些补品去医院看望刘日哈了,不要担心了,目前村里派了4个人在医院照看病人。
2月27日上午,经过2个多小时,手术顺利完成,在腿里固定了钢板,要住院半个多月。等过8个月后再做次手术把钢板取出来。

我把手术成功的消息马上告诉了紫衣,她上午跑了趟医院,专门打听腿骨折手术的情况,医生告诉她,一周内动手术腿应该都能保住,要是超过一周就危险了。而我们这次手术也是事故后3天就做了,所以她也放心了。
只是8个月后那次手术还需要2000元,我们计划等下次去宁蒗时一定去看看刘日哈。

后来知道,村里那1000元是暂时垫付的,以后还要村民们交,我告诉浦,把那钱退回去吧,不要村民们交了,浦还迟疑地说,那不好吧,捐助人出了几万元了,村里出1000元可以了吧,怎么能让捐助人再出钱呢,村里也过意不去呀。
医疗费加病理费:大约7000多元(8个月后还要动一次手术)。
县里答应给2000元,其余的钱卡卡花儿出(已经支付5000元医疗费)。

之后我到上海出差,下午5点多突然收到紫衣信息说,钱已汇,查收后请回复。这是第2笔建校款2万元,第1笔建校款在开工时已经给我了。
我当时顺口说句,我在上海,回北京后再查收。没想到C说她也在上海。我深感意外,之前我们从没见过面,也没想到能见到面,居然都在这里出差,我们就约好见面。当时她正在浦东开会,大约晚上9点以后有空(事实上她也是到晚上11点才有空)。而我晚上要陪人吃饭到九点,之后还要和另一朋友GUANGCI在徐家汇见面交流助学的一些问题。等我结束和GUANGCI谈话时已经是晚上12点了,由于C对上海不熟悉,没有参加和GUANGCI的交流,她从新天地结束聚会后直接回宾馆了,我从徐家汇打车去找她。

在大堂我们见面了,感慨网络世界的便捷,网上建校不容易啊,两个陌生不认识的人通过QQ和Email和电话就开始汇款修建运作了,我在北京,她在广州,从没见过一面,连照片都没有,没想到却在上海见面了,大家还都是仅仅出差两天。
紫衣问了当地山区的情况,问了摔断腿的村民的情况,我把修建学校开始到第2所以及以后的详细情况给交流,使她对修建学校有了更深的认识。


2、捐款委托人紫衣小姐建校总结 :

我对于网上的捐钱活动一惯持一种审慎的态度。
网络的虚虚实实变幻莫测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信天的建校活动我一直都在关注,直到看到与天共渺把网友捐给丈夫治病的余款代捐给信天建校的时候,很受感动。我考虑了一段时间,决定把信天建校的事情介绍给我的一个网友卡卡花儿,一个 “天下兴亡,我的责任”的社会精英。

卡卡花儿回我的邮件说,想与信天探讨建校的事宜,因此我跟信天联系后,把信天的电话给了卡卡花儿。我想我已经把这个桥给搭上了,剩下的就是信天的事了。

过年的时候,看到与天共渺的学校建好了,就在邮件中顺带跟卡卡花儿提了一下。
卡卡花儿回我邮件说,委托我为建校联系人,与信天联系建校事宜。

我很自然的以为,卡卡花儿已经跟信天沟通好了,有了意向,具体的事宜由我来执行而已,因而给信天打电话的时候还摆了个乌龙。

我知道卡卡花儿不是说着玩的人,必定是工作太忙,无法操心建校一事,所以才会委托我代为联系信天。我给信天写信澄清了误会,并请他提供学校的资料。

信天第二天就把瓦余的资料给了我,卡卡花儿看过资料后决定捐建瓦余村小。
正当我和信天在qq上商量好汇款时间的时候,信天突然跟我说瓦余村小不建了,改建石格拉村小。
这个突然之间的变化,让我很是生疑,所以决定对信天进行重新信任评价。信天给我发了他的一些建校总结,还在qq上跟我解释他建校途中的一些困难。

当时我一方面代表了我自己也就是希望能够为山里的孩子修建学校的一方,另外一方面又承担了建校委托人的责任,我必须得从卡卡花儿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不得不在遇到每件事情的时候反复的问自己,信天是不是可信的,我承不承担得起卡卡花儿对我的信任?
信天当时给我打电话说:“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捐建人愿意就建,不愿意也不要勉强了。”我当时听了心里象是打翻了五味瓶。卡卡花儿从来也没给过我任何的压力,而信天,其实我打心里是信任他的,要不我就不会跟他在这联系建校了。可是我觉得,我得履行我建校委托人的责任,考察信天就是我的工作之一。当然我最大的责任是把卡卡花儿对我的信任转为对信天的信任,让他放心的捐钱建校。
在刚接受委托的时候,我以为信天建校已经模式化了,建校委托人是个非常简单的工作,写写信,提供学校的资料,帐号还有汇款的时间就完事了。根本想不到会随后发生那些事情。

信天一直很耐心的回答我的疑虑,并且告诉我石格拉小学是与天共渺考察的。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基本放心了,跟卡卡花儿详细解释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他同意捐建石格拉小学。
与天共渺从云南回到广州的当天晚上,元宵节(真是过意不去),我把与天共渺给约出来。听着与天描述的那些贫穷村民的过冬衣物,原始的物易物的交换方式和年人均收入不到200元贫困生活,心想,那是在过日子,还是在挨日子啊。他们的前途和未来在哪里呢?

建校的事情定下来时,我没见过信天。也没想过有见面的可能性。
世界原来真的很小。我出差去上海的时候,竟然信天也在上海出差。本来我们都不清楚对方来上海出差的。巧的是卡卡花儿在那天发短信告诉我已经汇款给信天,我发短信给信天要他查收,信天回信的时候偶然的提到了他在上海出差。我们决定见面。信天当天晚上与一些助学的朋友约好了交流心得。而我也开会到很晚参加不了。因为信天第二天要去上海郊外办事,我对上海也不熟悉。最后只好在晚上12点让信天跑到我住的酒店大堂里会面。那时酒店的咖啡厅也关门了,我连杯招待信天的水都没有。

此次建校,有两件事令我感慨万千。

第一件是信天的建校态度。
信天说:“我追求稳妥,不追求到处盖学校,天下各地都有穷人,我只追求稳妥的地方,钱不流失的地方,而不追求谁更穷,更穷的地方我觉得没把握,我宁可不做。” “建校最重要的是稳妥,不稳妥我们不做,哪怕是个橄榄枝我们也不敢碰。”“我们修建学校也一直担心被人误解”

网络是个媒介,所有的东西放到网上,都会被千万双眼睛拿着放大镜审视。哪怕是芝麻绿豆般的错误都会被火眼金睛的人民群众给揪出来。

我和与天都认为信天在建校这件事上的确是不牟利的,路费,还有与当地的联系的电话费,花的都是自己的钱。更不是为了出名。为建校而筹集资金,他经常受到质疑,压力很大。他之所以在网上发帖子,接受报纸的采访,除了要讲清楚款项的去处(做明细账)对公众一个交代外,还有目的就是争取使大多数人找回宝贵的“诚信”,现今社会,普遍存在着诚信危机,信天用实际行动证明诚信的可贵。信天在建校的事情上已经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如果同样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也许能赚到好几倍的钱。

在网上号召捐助是个看上去很荣耀的光环,其实是个紧箍咒,谁经过了都可以念上两句咒语让你脑袋发疼。
由于中国体制的原因,在建校中常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阻碍。找到可以建校的地方,可靠建校委托人真的很不容易,要做到稳妥,安全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我很能理解为何信天只在宁蒗县建校。也是为了追求稳妥,信天才会把原来计划修建的瓦余村小改为先建石格拉村小学。

第二件是石格拉村民的规矩

村民们一直认为村民受伤的事与出资建校方及老浦和施工队没有关系,他们认为是村里召集的义务工,出事故了就应该他们自己承担。医院没钱不动手术,村里人都很着急,却不想麻烦我们,连夜开村里大会逼贫穷的村民集资。因为村民没打算找浦要钱,所以浦知道的也迟,而且对情况也不了解(是个别村民告诉他的),转了这么多的人口,到我这里的时候,我以为村民的伤势不严重,村民就只差这1000块。当卡卡花儿问我钱是否足够的时候,我说够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非常愧疚的原因,我太低估了村民的固执,我总以为他们缺钱就会开口要,既然没开口,就是已经凑够了钱。

信天说,当地由当地的规矩,村民实在是不想再麻烦我们。他们觉得出了这样的事情,很不好意思,他们情愿让病人拖着不做手术都不想麻烦我们。建校款只是垫着手术费先,等村民们筹集到了钱,会尽量退还给。村民们都认为我们这边已经为了学校出了这么多钱,不可以再麻烦我们了。只是他们太穷了,钱一时半会儿还筹不到。

我觉得自己坐不住了,断腿的疼痛要常人忍上半天也是一种酷刑,何况是两天?
蒲礼顺和信天怎么就那么固执一定要遵守什么当地的规矩,不肯轻易先行垫上建校款来给病人及时进行手术? (后来才知道他们也一直在跑这事情,只是信息传输并非一下子就准确到位,手术前确实在吃消炎药等。)

我只好反复跟信天强调,一切的规矩都不要管,以病人可以进行手术为第一原则。
卡卡花儿的朋友阿敏,一个非常善良,关心孩子的人,听到村民受伤的事情,深为感动,执意要求由她来支付村民的医疗费用,并决定去云南探望受伤的刘日哈和淳朴的石格拉村民。因此信天收到的最后一笔建校款是由阿敏捐助的。

卡卡花儿对于村民受伤的事非常关心,他要信天转告受伤的村民:有一群人在关心他,关心村民,关心他们的孩子。

老实说,我以前还是多少有些轻视农民,觉得他们愚昧,觉得他们懒惰,觉得他们不卫生。可是经过这件事之后,我发现,农民也有他们的尊严,有他们的原则,只是以前我们没有机会了解。

我们常常说我们是助贫而不是助懒,但似乎实际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得多,那些村民并不是不勤劳,只是似乎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对勤劳者有更多的鼓励。

我对于村民受伤的另外一个担心就是好心办成了坏事。假如村民的伤耽误导致残废,建校过程中牵涉到的所有人都会非常内疚。建校这个除了对当地村民有利之外对其余的参与者都没有任何什么利益的事情,能被推动且一直在正常运做已是相当的困难。能够有今天的影响力,是与众多网友的关注,及多少人在背后默默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卡卡花儿说自己是建校过程中最省事的那个,在建校里真正值得敬佩的是那些为了建校尽心尽力的人。他只是个出钱的。建校的目的是因为来自山里的孩子关心山里的孩子。


3、与天共渺女士考察手记  1月25日(年初四)

浦大哥征求我们的意见是否去看计划中的西步河乡石格拉村小,既然已经到这里了,我们还是没有犹豫地决定去看一看,如果实在有必要,回去想办法筹钱建校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修建学校相比资助学生所要考虑的因素要少很多。

于是我与丸子还有小吴就随浦大哥出发了,还是杨大哥给我们开那辆“农夫车”,随行的还有石格拉村小的老师。石格拉村海拔2665M,离县城虽然只有46KM的路程,但路况非常糟糕,颠得五脏六腑都搅到一块去了,杨大哥岳父家在里头,所以开这条路他算是有经验了,要不真危险,车跳起来那一刹那根本不知道着地的一刻会是怎样,因为会开车,所以更加知道他的不容易,双手估计都已经不是用“麻木”可以形容的了。

石格拉村小也是一师一校,只有2年级、4年级两个班,现有学生24人。自从13年前分配过两个老师来教了一年走掉后再没正式编制的老师来过,杨宁生老师一直是“民办”的,所以月收入只有130元。杨老师今年35岁,高二那年由于父母双亡不得已辍学回到石格拉,在这儿教了11年的书!他妻子是农民,但他家的地也不够种,有三个正在读书的孩子。字写得不错,因为在村里算是“文化人”,所以身上透着一股傲气,他得意地告诉我们他教的学生在西步河校区中是数一数二的。杨老师极少出县城,正值寒假杨大哥邀了他去给孩子当家教,也是挣点小钱补贴家用吧。

西步河也是个穷乡僻壤,能够种植玉米、荞子、麦子、洋芋和花椒,由于土地贫瘠产量都不大,有苹果树,但果实是酸的,根本卖不出去。石格拉是个纯彝族村,由于思想封闭门路欠缺工作也不好找,村里的青壮也极少出去打工的,所以很穷!村小的学费+书费是50元/人/学期,但还是有1/3交不起的,不少学生是两个人用一套课本。村里有个篮球架,但没有篮球,据说他们是把烂衣服卷起来当“篮球”打的。村里没有小卖部,平时买简单的日用品也得走上个把小时,医院、生活用品就更是得徒步3小时到乡政府。

中午在老师家吃的饭,来了很多乡亲,知道我们为学校而来,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们专程为我们的到来杀了一头小猪,切成大块大块的煮在一锅,叫“砣砣肉”,大家用木勺子喝锅里的肉汤,我勉强吃了些苦荞饼,烤洋芋倒是吃了好几个,浦大哥说这个他们平时也很难得吃荞饼,需要用体力的时候才吃,他们大概也是过年过节的才有机会吃到肉。临走我看到浦大哥给杨老师家里塞了100元,后来听说小吴也留了钱。浦大哥说,村民们表了态,只要能重建,他们会全力支持,义务出工把进村的路该填的填好该扩的扩好,方便大车运输建筑材料,一切为了孩子!

小吴提出想资助贫困生,于是杨老师便带着我们去了对面山头的一户人家。如果说老师家非常简陋的话,这两兄弟的家就是极度简陋了,四面透风的两进木板房子,所有的家具就是三张床,床上的褥子薄得连不成一片,被子也是极其单薄,屋角有一堆洋芋,顶多就是一百几十斤吧,据说这是他们所有的粮食,撑得完这个冬天么?我不敢问。

兄弟俩的奶奶,那个穿着彝族服装的老太太,一直蹲在屋外看我们进出拍照,偶尔用彝语跟他们说上两句,当小吴把兄弟俩这学年的学费两百元交到老太太的手中时,我看到她眼中闪出的泪花……
老太太始终没有在我们面前站起来,因为,她没有穿鞋!

有机会,我还会再去,送她一双鞋!我很抱歉,因为我们手中的相机让她感觉到了局促和不安。常常依靠相机去记录,可有时回想,是不是应该征求别人的意见再照呢?

永远忘不了,老奶奶抱膝而蹲的情景,她那么那么迫切地用自己的长裙遮挡镜头扫过的她的脚……

(信天注:就是这最穷的一家,主人37岁的刘日哈在后来修建学校的过程中,被树砸断了腿,命运怎么老开这样的玩笑呢,让最穷的人受最大的罪??莫非真的应了菲墨定律:如果坏事情会发生,那么它就一定会发生,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么小!
后来经过手术治疗刘日哈已经出院了,腿保住了,不过8个月后还要到医院二次手术从腿中取出钢板才算彻底。)

照片过几天拍摄后再发,2004年4月3日义教郭MM去石格拉村小学拍摄竣工照片,由于清明时节,那里下雨, 山路陡峭,泥泞太滑, 车爬了好几次都没上去, 最终放弃了,等天晴后再拍。

<完>
信天谨游2004年4月6日
顶部
信天谨游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5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19228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7-4-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27 17:0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石格拉小学


图片附件: 001-给小同学寄书包.jpg (2007-5-27 17:03, 148.96 K)



图片附件: 002-老奶奶.jpg (2007-5-27 17:03, 140.55 K)



图片附件: 003-石格拉球场.jpg (2007-5-27 17:03, 108.95 K)

顶部
信天谨游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5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19228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7-4-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27 17:0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石格拉小学


图片附件: 004-石格拉村小.jpg (2007-5-27 17:05, 106.77 K)



图片附件: 005-石格拉小学1.jpg (2007-5-27 17:05, 37.08 K)



图片附件: 006-石格拉小学2.jpg (2007-5-27 17:05, 63.62 K)

顶部
信天谨游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5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19228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7-4-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27 17:0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石格拉小学


图片附件: 007-小学一边是房子一边是旧屋子.jpg (2007-5-27 17:08, 79.91 K)



图片附件: 008-新修的教室.jpg (2007-5-27 17:08, 105.58 K)



图片附件: 009-新教室内.jpg (2007-5-27 17:08, 66.16 K)

顶部
信天谨游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5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19228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7-4-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27 17:0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石格拉小学


图片附件: 010-国旗飘扬.jpg (2007-5-27 17:09, 72.3 K)



图片附件: 011-校园及厕所的人们.jpg (2007-5-27 17:09, 96.36 K)



图片附件: 012-村民受伤.jpg (2007-5-27 17:09, 71.6 K)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0 11:54
京ICP备07004120号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信天谨游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