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昨夜一宿春雨下,我想永远是清明 [打印本页]

作者: 信天谨游    时间: 2007-4-6 01:08     标题: 昨夜一宿春雨下,我想永远是清明

[attach]8[/attach]
  

      谨以此文,献给和春莲小姑娘。

      昨夜,窗外细雨疏斜。QQ上,别人(ID名,瓦蓝的先生)告诉我,明天他又要进山了,去给山里的小学生送大米。

      别人和瓦蓝都曾在云南山区做过义教老师,上周我在云南,大家一起商量为山里的学生送大米的计划。他们曾支教过的龙通地区,是云南省偏远恶劣的山区,那里解放前是原始社会,教育落后,生活物资缺乏,由于没有经济作物,山里经常有断粮的人家。

      上周,别人进山考察送大米的事情。两天前,方案定了下来,回到丽江,和瓦蓝一起开始买米,明天就要送进山了。

       别人问我:“跟你说过龙通一个孤儿的事吗?”
       “是那个小女孩吧,她跟外公外婆一起过日子。”
       “是的,她妈妈在丽江大地震那年被石头砸死了。”

      我想起来了,那个小女孩叫和春莲(当地很多人姓和),她爸爸是入赘的,96年丽江地震,春莲才几个月,她妈妈抱着她在山路上走,地震爆发,引起山上石头坠落,掉下来的石头把春莲妈妈的头砸断了。当时才几个月的春莲幸存活了下来,爸爸在她出生前就离家出走了。之后家里只剩下外公外婆和她相依为命。

      04年瓦蓝去支教时,春莲已经8岁了,还没有上学,她家离学校很远,要翻山3个小时才能到学校。另外她外公外婆都70多岁的人了,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全家人的吃喝都要靠小春莲一人下地干活,去山上打柴维持生活。为了让春莲能到学校读书,别人、瓦蓝和小学的杨老师一起到她家里,和她们全家商量。小姑娘灰色的眼睛里闪出一丝明亮的光,那是求知的光,是希望的光,但那丝希望之光很快就泯灭了。她告诉瓦蓝很想去上学,想认字,可是家里外公外婆没人照顾,无法生活,如果她去上学了,那外公外婆怎么办?最后,小春莲还是决定留在家里继续种地砍柴、养活外公外婆。

      再以后,瓦蓝离开了龙通。

      上周,别人再去龙通,却得到一个噩耗,和春莲去年已经去世了,是被山上的石头砸死的。昨晚听到这个消息,我很诧异,她那乖巧懂事的样子一直在影印我清晰的记忆里。那么小的一个生命,才10岁,就这么消失了。她来到世间,还从没见过父亲,也没来得及体会到母爱,没能叫上一声妈妈。可在刚刚懂事的时候,稚嫩的肩膀却要担负起家庭的重担。6岁起,她就开始种地砍柴,奔波劳作于山间,还要为外公外婆做饭洗衣,俨然,她已经是家里的一个重劳力。童年,人生最快乐最美好的时光,在小春莲的生命里却是如此凝重和沉郁。人,生而平等,对她而言,却只存在于生与死这两个瞬间。在她的心里,可曾有过美丽的梦吗?神收走了她,莫非是让她早点脱离人间的苦海?

      宽厚而慈仁的地母啊,愿在您的胸怀里永安她幼小而苦难的魂灵!

      昨夜一宿春雨下,我想永远是清明。

      信天谨游
      2007年4月6日

图片附件: 我想永远是清明.jpg (2007-4-6 02:23, 29.67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753
http://www.xintian.org/bbs/cn/attachment.php?aid=8


作者: 玫瑰余香    时间: 2007-4-6 21:15     标题: 我想她在天堂会快乐的,因为有那么多人记得她!

世上苦难的人太多了,富有的人也太多了,但是人往往都那么自私,所以得不到平衡。  我多么希望世上的人啊多为别人想点,多为这个社会想点,那么春莲的遭遇可能就没有那么悲惨了!我希望她在天堂过得好,过得开心,下辈子在世上能得到她应得到的一切!祝福她!
作者: 瓦蓝    时间: 2007-5-11 22:00

我现在还记得小春莲那带着几分倔强的眼神……
作者: 四眼带鱼    时间: 2007-5-13 19:46

面对如此多令人唏嘘的生命,更坚定了我珍重自己人生的信念!
作者: 四眼带鱼    时间: 2007-5-13 19:46

另外向楼上的瓦蓝问好!真的是久仰
作者: 如易    时间: 2007-10-16 16:43

生命各不相同
作者: 李井然    时间: 2007-10-24 07:54



QUOTE:
原帖由 瓦蓝 于 2007-5-11 22:00 发表
我现在还记得小春莲那带着几分倔强的眼神……

相信她在另一个世界幸福,交个好运

你们已经 做得很多了,帮助了不少人,旦愿象你们这样的人更多一些.

[ 本帖最后由 李井然 于 2007-10-24 07:57 编辑 ]
作者: 反反    时间: 2008-3-30 15:04

我总觉得这个故事是在离现在很远的从前,再去翻看的时候发现只是去年的现在,那个女孩和父母相继离世,生命如此不堪的沉重。前些时候,我也去到那里匆匆而过,只觉得那种,我们平时一直所默认的生活的底线,在那里是没有这回事的,死只是匆匆而过的一种宿命。生从何来,死往何去,没有抵抗和底线,死便是了。那个小姑娘身后留下的外公外婆,恐怕只是故事里的一个陪衬,只是想,他们以后的日子就更艰难了,没在更多想法之内

刚刚得知,“不幸亡故的孤儿和春莲的外公外婆”相继去世了,在上一个冬天。突然想起来这是在说他们。。。一年时间都不到,去年冬天南方大面积的雪灾。。。这学期WL送米过去山村的时候还特意多买了一些准备送给两位老人,却得知他们已经离开了。我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从来没在意过“后来”。意识到这是真真的现实的时候,难以接受

清明又要到了,现实本来残酷,却还像精心刻画一般,让人作痛。不管执著于生死,还是听天由命。。长歌可当哭
作者: 李井然    时间: 2010-2-8 20:42

读读此类文章,可使那些沉醉于灯红酒绿之中的人有所清醒,可惜的是这类网页不在他们的阅读范围,,,,,

愿某一天雷公助力,让清醒的人多一点,即便为减炭少开一分钟的灯也好。。。。。
作者: aqchg    时间: 2011-4-17 10:26

多么熟悉的地名,多么清晰的乡音,看帖如见故人。
小春莲,很后悔去龙通时没和你见上一面。那次行程太短暂了,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点时间?
瓦蓝,好熟悉、好熟悉的名,虽没见过你,却早已听闻。
祝你身体健康!




欢迎光临 信天谨游 (http://www.xintian.org/bbs/cn/) Powered by Discuz! 5.0.0